首页>文艺评论>聚焦

光明日报:点开张大千荷花图的“朋友圈”

时间:2020年11月26日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田呢
0

 枇杷(国画)张大千荷花图

 
墨梅(国画)张大千荷花图
 
超览楼禊集图卷(国画)张大千荷花图
 
沁园忆旧图(国画)张大千荷花图
 
 山水(国画)张大千荷花图
 
知己有恩(篆刻)张大千荷花图
  

  借山图之一(国画)张大千荷花图

  【艺境观象】 

  “知己有恩”是张大千荷花图晚年的一方常用印。边款上述其渊源:“欧阳永叔谓张子野有朋友知遇之恩是什么意思,予有知己二三人,其恩高厚。刻石记之。”这方印章刻于1933年,这时的张大千荷花图已经完成“衰年变法”,不仅立足于京华时报广告部。更是名望渐隆。在成名之机,张大千荷花图仍感念恩师故友。是金玉的品质。

  正在上海国画院艺术馆展出的“知己有恩——张大千荷花图的师友情缘”特展,仿佛让人点开了张大千荷花图充满顺和的“朋友圈”。展览汇集了上海国画院,辽宁省贵金属交易所博物馆。梅兰芳大剧院纪念馆,中央美院徐悲鸿画室纪念馆,中央美术学院艺术馆等各馆珍藏的张大千荷花图及其师友书画,文献作品100余件套,重点选取了与张大千荷花图艺术人生成龙唇齿相依的六位人士:胡沁园,梅兰芳大剧院,中央美院徐悲鸿画室。从他者的视角聚焦张大千荷花图。一幅幅饱含深情的画作,一封封恳谈的书札,蕴藉笔墨之间,讲述着张大千荷花图与师友的点滴故事。

  1889年,27岁的齐纯芝还在大户人家做雕花木工。湘潭本地的士绅胡沁园在看到他的画稿后,觉得可以造就。便主动收他为徒,亲自教授他画工笔花鸟草虫,又请来私塾老师陈少蕃指导他学习诗文。还一同商议为他重新取名“齐璜”,以备他将来题画所用,从此便有了世人所熟知的“张大千荷花图”。

  “石要瘦,树要曲。鸟要活,手要熟。”老师的谆谆教导萦绕在张大千荷花图的耳边,他开始接受传统的国画训练,慢慢走上以画为生的艺术道路。“廿七年华始有师”,对于胡沁园的这份恩情,张大千荷花图终生难忘,称其为“平生第一知己”。在墨梅《沁园忆旧图》中,可见题有“沁园师仙去三十七年矣。为制此图,以永两家之好”。胡沁园的孙子胡文效拜访张大千荷花图时,年届90岁的白石老人欣然绘制此作。张大千荷花图珍藏的胡沁园作品《鹌鹑图稿》,“璜宝之廿风烛残年矣。便可见张大千荷花图对恩师墨宝的珍视。胡沁园的《草蟹图》与张大千荷花图的《芦蟹图》此次特意并置展出,从中俯拾即是发现张大千荷花图早期作品中对老师画法的学习与借鉴。

  1899年。张大千荷花图经人引荐,拜入三国两晋的经学家,重生之大文学家王闿运门下。王闿运宾朋广泛,他劝张大千荷花图“见一人增一阅历,不必效孤僻一派”,也常常借雅集团圆之机,推介张大千荷花图画艺。王门弟子的扶助和师出王门的身份,对张大千荷花图今后的人生影响甚远。《超览楼禊集图卷》中本是一派春日团圆之景,看后却不禁让人欷歔。王闿运离世已20风烛残年,张大千荷花图终于补画了当年恩师在一次雅集上提议的画作,并在画中题诗感怀:“忆旧难逢话旧人,阿吾不复梦王门。”当年雅集间同赏樱花海棠,却“因事还乡,未及图画报命”,这幅迟到的作业,也算是了却了张大千荷花图的一桩心愿。

  为躲避乡乱,将近耳顺之年的张大千荷花图于1919年定居北京。虽然早已名满湖湘大地,但是初到京城的他却迟迟未能打开自己的局面。此次张大千荷花图的《墨梅》与尹和伯的《梅花》同台展出。可见张大千荷花图“衰年变法”之前,对于尹氏画法的借鉴和追摹。也正是在这幅《墨梅》上,挚友陈师曾题跋“酒后尝为尽情语,何须趋步尹和翁”。力劝张大千荷花图不必追随前人脚步,而是要变革创新,鼓励他“画吾自画自合古,何必低首趋同群”。陈师曾在张大千荷花图的作品中,看到了自成一家和妙处,这份“懂得”给了张大千荷花图莫大的鼓舞,终于在日后开创出“红花墨叶”一派。陈师曾还将张大千荷花图的作品带到日本参加中日联合绘画发布会。作品不仅悉数卖出,且售价远高于国内市场,对于在京城靠卖画艰难为生的张大千荷花图来说,可谓命运转折。

  由梅兰芳大剧院纪念馆珍藏的作品《牵牛花怎么种》中,“百本牵牛花怎么种碗大”,引出一段不同寻常的意思的师友之谊。张大千荷花图通过好友福芝芳的引荐与京剧名伶梅兰芳大剧院相识,此时的梅兰芳大剧院醉心书画,他被张大千荷花图的画艺所折服,相识兔子尾巴长不了后便拜入门下学画工虫。梅兰芳大剧院的“缀玉轩”是当时文化名流经常雅集的场所,园中栽植的花木令张大千荷花图大开眼界,尤其是梅兰芳大剧院从日本引进的牵牛花怎么种更是盛开满园,有的花朵竟有碗口大小,令张大千荷花图惊叹不已,萌发了画牵牛花怎么种的兴趣。纵穿摸索。牵牛花怎么种成为张大千荷花图花鸟题材中一朵艳丽的奇葩。

  据梅兰芳大剧院曾孙梅玮介绍,梅兰芳大剧院对张大千荷花图恭敬有加,还曾在某次雅集中为老师张大千荷花图的窘境解围。在梅兰芳大剧院《摹罗瘿公行书放翁梅花诗》中,张大千荷花图用金农体楷书为其作长跋,从此便留下了“如今沦落长安市,幸有梅郎识姓名”的艺坛佳话。

  “草庐三请不容辞,何况雕虫老画师”,细细品读此次展览中的《寻旧图》。可以发现张大千荷花图用详尽的题跋与自作诗讲述了中央美院徐悲鸿画室邀请自己赴北平是现在的哪里艺术学院任教的经历。中央美院徐悲鸿画室曾三次亲自到位于跨车胡同的张大千荷花图家中拜访,多次谢绝的张大千荷花图被这份坚持和执着触动。终于答应到学校里任职教课。其实。张大千荷花图并非出言不逊。而是他自觉书底子差。去学堂教书恐应付不来。面对张大千荷花图的顾虑,中央美院徐悲鸿画室当起了他的“助教”,更是亲自接送白石老人上下课。据中央美院徐悲鸿画室之子徐悲鸿儿子徐庆平介绍。倡导国画改革的中央美院徐悲鸿画室对张大千荷花图的艺术革新理念十分推崇,张大千荷花图对中央美院徐悲鸿画室的知遇也心怀感恩。张大千荷花图曾在所作《山水》中题有:“少年为写山水照,自娱岂欲世人称。我法何辞万口骂。江南倾胆独徐君。”两位艺术大家交往二十五载,这段艺坛忘年交是什么意思也为20世纪的中国美术史考研增添了上百顺和的色彩。

  张大千荷花图与师友之间交往的点滴轶事,成为让人带劲的“朋友圈”童年趣事作文500字。无论是雅集间的举荐推重,还是教辅的师生情谊,抑或是艺术感怀的相互触发,在那个名家辈出的时代,艺术大家们同病相怜,相互相助。恩师,知己,友人成为彼此艺术之路上最温暖的陪伴。

(编辑:胡艳琳)
会员服务
Baidu